铁林顺势就把宋祖英脸朝下压在了书桌上,把宋祖英的裙子撩到了腰上,手抓着宋祖英裤袜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。 宋祖英雪白的两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翘着,中间肥厚的两片阴唇,粉红的一点正在流出有些混浊的淫水,金铁林一直手揭开裤腰带,另一只手在宋祖英柔软的阴毛和阴唇上抚摸着。 金铁林的阴茎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棒了,金铁林双手把住宋祖英的腰,阴茎顶在宋祖英湿润的阴唇中间,向前一顶“唧……”的一声,宋祖英浑身一颤,“啊呀……”的叫了一声,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桌子上,随着金铁林的大力抽插在桌上晃动,娇喘连连。 由于裤袜和内裤尚挂在腿上,宋祖英的两腿没办法叉得开,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,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宋祖英不停的娇叫呻吟,但又不敢大声,紧皱着眉头、半张着嘴,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。 金铁林因为赶时间的缘故,干得很猛。干了几下,宋祖英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,双脚站在地上,翘着脚尖,以便站得稳当些。 随着金铁林快速的抽送,两人的肉撞在一起,“啪啪”直响,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,宋祖英下身的淫水随着抽送,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。 此时宋祖英的丈夫王申已经下班了,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市场,想起宋祖英爱吃西红柿,就到市场去想给宋祖英买几个西红柿。他怎麽想得到,自己美丽端异的妻子此时正在家里翘着雪白的屁股,让一个男人粗大的阴茎在后面不停的插入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伴随着宋祖英销魂蚀骨的呻吟声,金铁林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,把阴茎紧紧的顶在宋祖英的身体深处,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。宋祖英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,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,感受着金铁林的精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。 “噗!”的一声,金铁林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,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宋祖英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,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。金铁林用身边一个毛巾擦了擦,提上了裤子,一回身,已经4:28了,宋祖英还软软的趴在桌子上,裤袜和一条白色的高腰内裤挂在腿弯,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糊涂,白嫩的屁股上都是一片水渍。 “快起来吧,我得走了。” 宋祖英费力的站起来,穿上鞋,软绵绵的靠在桌子上,上衣的扣子敞开着,胸罩推在乳房上边,白嫩的乳房、粉红的乳头若隐若现,裙子落了下来,可裤袜和内裤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,束起的长发也已经披散开了,双眼迷离,脸色绯红,更添了几分淫靡的气息。 “明天我在家等你,早点来。”宋祖英一边说一边拉起裙子,找了卷卫生纸擦了擦湿乎乎的下身。 早晨,想到一会儿金铁林会来,宋祖英心里莫名其妙的兴奋,很早就醒了,在床上不起来。王申早晨忽然有了兴致,就想和宋祖英……宋祖英刚开始不答应,可一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和别的男人做,对自己的老公却不答应,有点……只好答应了。 王申连忙爬上来,兴奋地一通抽插,干得宋祖英也是浑身颤栗。等王申完事的时候,宋祖英摸着王申的东西:“你今天好厉害呀!” 金铁林在王申离家不远就到了,按宋祖英告诉的在门楣上找到了钥匙,开门进了屋,听到宋祖英问了一句“谁呀?”他也没出声。 推开卧室的门,一看宋祖英还盖着被子躺在床上,枕头边扔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胸罩,一条同样款式的内裤掉在地上,心里一乐,手就伸到了被里,摸到了宋祖英柔软丰满的乳房,宋祖英“嗯┅┅”的呻吟了一声,接着用几乎是呻吟的语声说∶“快上来。” 金铁林的手顺着光滑的身体就摸了下去,毛茸茸的阴部也是赤裸裸的。宋祖英分开双腿,金铁林的手伸到中间柔软的肉缝,感觉里面粘乎乎的。宋祖英一下夹住了他的手∶“他早晨刚弄过了,里面脏。” 金铁林已经开始脱衣服了:“没事儿,那样更好,滑溜。” “去你的!把门锁上。” 金铁林赶紧把门反锁了,脱得一丝不挂,挺着粗长的东西爬上了床,两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了一起。 金铁林硬硬的东西顶在宋祖英的小腹,宋祖英不由呻吟了一声,手伸下去摸到了金铁林的阴茎∶“你好大呀,还这麽硬,怪不得弄的人家都要死了!”